| | 添加收藏 / 设为首页
首页 法院概况 机构设置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法院执行 人民陪审 视频在线 民意沟通 档案查询预约

 

权力与笼子

发布时间:2017-01-09 10:27:11


世上没有孤立的事物。阴与阳,白与黑,好和坏,冷和热,范畴成双结对,少都不成。有人要问:和权力对应的是什么?答日:笼子。权力如骏马,驾驭得好,权力造福于民;驾驭不了,脱缰的野马,天马行空起来,马蹄踩过处,百姓要遭殃。权力要有个克星,才能降服它。权力的克星,就是笼子。

  笼子是规矩。无规矩不以成方圆。说起规矩,最反感的莫非孙猴子了。悟空缘何讨厌笼子?因为他有七十二变的本领,有个如意金箍棒。超凡的本领,加上强悍的武器,不管天上人间,悟空没有畏惧的东西。

  天地间,一个人没有敬畏的东西,那等于没了老虎,猴子想不称霸王都难。当初悟空就是这样,没几天就挂出齐天大圣的牌子。敢与天地齐肩的人,若非圣人,稍稍遇到点不顺心的事情,动辄兴师问罪于人,自然如家常便饭。小时候,我们为孙悟空大闹天宫叫好,梦想着有朝一日,自己也有大圣的能耐,可以横行宇宙;长大后才发现,倘若世上的人都成了悟空,又没有个如来佛,没有个五指山,这个世界怕早乱了套。不为别的,悟空也得有个笼子,不管这个笼子是五指山还是紧箍咒,遇到你想率性而为的时候,把你先扔进笼子里,不能可着你的性子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可见,笼子不是别的什么,规矩而已。

  说笼子是规矩,那权力又是什么?吴承恩笔下的孙悟空,天地间一块裸露的顽石,集纳日月之精华,最终化做个力量非凡的石猴。仔细想想,每个来到世间的人,从娘胎里生出来的时候,好像没有带着玉玺,没有带着组织部门的委任状,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胎孩子而已。也就是说,权力非天生,没有谁不是来自于民。所谓权力,不过是人多了,社会需要管理机构,管理机构需要形形色色的人,这些机构需要一定权限,才能管理社会。老百姓出于利己的角度,把自己的权利让出一部分。你我的这些私权汇集起开,成为一部分公权力。公权力需要委托某个管理机构来掌管,这就是权力的来源。懂得权力的来源,就知道没有天生的乡长、县长、市长、省长和国家元首。所有的政府部门,所有的官员,他们手中的权力,无一不是来自于民众的授权。这样,权为民所用,也就天经地义了。

  权力源于民间,但权力和个人权利的私有属性不同,他只能姓公。权力无所谓大小,只有全天候地被置于阳光下,受到民众的监督,权力才能造福社会。一旦权力被揣进某个人的口袋里,成为一种私有品,哪怕私有的时间很短,也会出乱子。不说别的,就说眼下冒出来的表叔、房妹、房姐、房婶和房神(有的把房神称作房祖宗),一个年轻的女孩子,竟然有两套户口,几十套的房产;一个房姐,竟然有四张身份证,十亿元的房产;一个市级公安局长,被曝出拥有十六栋住宅楼。普通人通过经商致富,身家过亿不稀奇;公职人员不经商,靠有限的薪水为生,几年的工夫财富千万以上,若不动用公权力谋取私利,那就是天方夜谭了。

  把权力关进笼子。自从习总书记引用这句话后,赢得舆论好评。究其原因,在于我们的权力就像脱缰的野马,长期游荡在笼子的外面,被滥用得多了。现在,总书记要求把权力关进笼子,用权可以,须讲规矩。

  问题在于,权力离开笼子的时候,笼子里是空空荡荡的呢,还是被外出溜达的权力给塞进了它不喜欢的东西呢?从强拆到腐败,民众失去监督的权利,表明本该装权力的笼子,反被权力者把公民权利给关进了笼子。可见,要把权力装进笼子,必须先把属于公民的个人权利从禁闭它们的笼子里给放出开。权利倘若不自由,权利不能独立行使,公权力自然不肯轻易进到笼子里。要知道,这个笼子是约束权力的紧箍咒,不是被逼无奈,谁肯戴着它为社会效劳呢?

  权力和笼子,必须有个中介物,能够把权力真正送进笼子里才行。这个中介物,就是独立的公民权利,司法的执行力,媒体的舆论监督。离开这些媒介物,权力是不肯当个乖孩子的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